跳至正文

新加坡设计理事会20周年:遇见刘昭槐先生 预见创造性思维

刘昭槐先生(Mr Low Cheaw Hwei)从事设计工作已有三十余载,为新加坡从制造型向服务型经济的转型做出了贡献。现在他正在转向设计咨询,通过建立设计行业专家小组,推动将设计纳入新加坡教育体系,推广设计议程。他相信,我们的未来取决于设计所培养的创造性和创新性思维。

如果您使用过飞利浦的电动牙刷、电视、家用电器或医疗保健设备,那么您很可能使用过由 Low 参与设计的产品。他作为工业设计师,为这家源自荷兰的跨国集团工作了三十多年。他于1991年进入飞利浦新加坡办公室工作,逐步晋升为飞利浦设计电视和视听多媒体产品首席设计官,以及飞利浦整套产品组合的全球产品和服务设计主管。后来,他负责了公司亚洲及东盟区的产品、体验、服务、空间甚至战略等业务的设计。

Low 的职业生涯体现了新加坡为提高本国工业设计能力所做的不懈努力。新加坡政府于1989年在巴哈鲁丁职业学院(BVI)推出产品设计课程,旨在培养本土设计人才,帮助本地企业生产具有更高价值的“新加坡制造”出口产品。Low 正是该课程的首批学生之一。20世纪60年代,飞利浦在新加坡建立了生产基地,开始在本地研发设计产品并将其推向全球市场。在此基础之上,飞利浦公司在1991年正式聘用了 Low。

几十年来,随着经济水平的持续提升,飞利浦以及本地设计行业快速发展。为了开拓日益增长的服务业市场,飞利浦从消费电子产品领域逐步扩展到咨询产业。Low 见证并参与了这一转变。他充分发挥设计团队的作用,帮助飞利浦成为今天众所周知的健康技术创新者。

Low 目前是一名独立顾问,主要提供医疗保健领域的战略设计咨询和业务咨询服务。他仍然习惯使用绘图板,因为绘图板能让设计一目了然。Jonathan Tan 摄(Chronicler Photography 供图)

意外走上设计之路

然而,Low 在职业生涯早期,还未意识到设计需要顺应这些经济变化和行业趋势。他的姐姐曾在 BVI 学习平面设计课程,他的哥哥在新加坡国立大学学习建筑,当时,除了在建筑学专业之外,新加坡还没有大学专门开设设计课程。Low 在年轻时便十分喜欢画画,于是准备申请到 BVI 学习平面设计。然而,他却意外落选了。
“面对落选,我当时十分沮丧。然后他们询问我,‘现在有一门新的产品设计课程,你想试试吗?’于是,我计划先进入 BVI,然后再申请转专业。”

但他并没有这样做。课程负责人 Frank Drake 的体验式学习方法让 Low 爱上了产品设计。学生们按照要求制作马来房屋模型,更好地了解其工艺、规模、结构和文化。他们通过设计漂浮装置学习工程原理,并在附近的皇后镇游泳池进行测试。课堂上还放映了《妙想天开》、《我的舅舅》和《星球大战》等电影,让学生了解“物体的语言和文化背景”,理解大环境是如何塑造设计的。

“我开始从文化、政治和哲学等更加广阔的视角看待设计。在那段时光里,我时常感到困惑,却收获了充实,我们可以用自己的双手创造。我逐渐意识到自己是多么喜欢建造和制作,”Low 说。

虽然 Low 接受的是工业设计师的培训,但他已经在职业生涯中积累了丰富的设计咨询专业知识,并将其作为一种超越产品本身的创新能力。Jonathan Tan 摄(Chronicler Photography 供图)

与世界同步伐

Low 在课程中取得了优异成绩,并在最后一年获得奖学金,前往著名的米兰多莫斯设计学院(Domus Academy)参加暑期课程。Low 回国后,从淡马锡理工学院顺利毕业(1991年,BVI 设计课程升格为文凭课程),随后加入了飞利浦公司,很快便被派往位于荷兰埃因霍温的总部,加入了音响概念设计团队。

第一次海外工作让他收获颇丰,更让这位年轻的设计师信心十足。Low 与跨国团队同事们一起工作后,逐渐意识到新加坡的设计师毫不逊色于其他国家的设计师。他说:“我常常问 Frank ‘新加坡设计专业学生的实力到底有多强?我对此非常关注。”

Low 在两年之内便实现晋升,前往飞利浦香港办公室担任新职务,负责设计概念的产品转化。四年间,他帮助飞利浦旗下音响产品与热门的日本品牌产品更好地竞争。他见证了设计为企业创造竞争优势的过程,深刻体会了设计在时钟收音机、磁带播放机、迷你高保真音响系统和便携式 CD 机等消费电子产品领域的重要价值。

Low 除了担任独立顾问,还计划建立一个设计专家小组。Jonathan Tan 摄(Chronicler Photography 供图)

为了确保自己的设计能够适应市场需求,Low 还会与业务发展部的同事一起向零售商介绍即将推出的产品。Low 坚持以设计为导向,参与业务,开展调研,直接通过买家获得反馈,同时了解竞争对手的情况。他意识到,必须在产品构思之初就明确设计的考虑因素,从而提高成功几率。

若想展现设计的真正力量,设计师必须参与每个环节。有人称“设计是产品开发的尾声,设计师必须施展魔法”,我绝不认同这样的观点。我坚信,一切始于设计!

——刘昭槐先生

由飞利浦开设的新加坡学习中心在2007年荣获新加坡总统设计奖的“年度设计”奖。Low 正是该项目的设计团队成员。该项目打造了一个专属室内空间,便于人们学习如何使用飞利浦医疗设备。(飞利浦电子新加坡供图)

归来仍前行

Low 在1997年回到了新加坡办公室,很快晋升为飞利浦音响和电视产品的全球首席设计官。尽管工作繁忙,Low 仍努力推动新加坡设计产业的转型。为了促进创意产业的发展,新加坡设计理事会(Dsg)于2003年正式成立。Low 在2005年至2011年期间担任新加坡设计理事会董事会成员,见证了 Dsg 前执行董事陈敏东博士(Milton Tan)为新加坡设计产业发展所做出的努力。

2009年,Low 担任 Icsid 世界设计大会组委会主席,让这场国际盛会走进新加坡。Low 回忆说,这次大会被许多业内人士视为“设计界的奥运会”。他与 Icsid 和 Dsg 密切合作,制定详细计划,精选布置场地,打造精彩演讲,重点关注设计可以带来怎样的改变,以及设计能够创造什么样的未来。

2009年新加坡 Icsid 世界设计大会。时任新闻、通讯及艺术部长李文献先生(Mr Lee Boon Yang)、Dsg 创始执行董事陈敏东博士和 Low(左上);Low 致欢迎辞(右上);海内外观众齐聚新加坡新达城会议中心(右下);与会人员正在飞利浦的研讨间内探讨未来的医疗保健(左下)。(Dsg 供图)

郑永顺部长(Dr Tay Eng Soon)等拥有远见卓识的眼光,率先将设计作为一门课程引入新加坡。我想把这些努力继续推进下去。

——刘昭槐先生

最近,他将注意力转向通过设计重塑教育,帮助新加坡人掌握技能以实现未来发展。这也是他接受邀请,担任新加坡设计教育咨询委员会(DEAC)主席的原因。该委员会是由 Dsg 发起,是新加坡首个国家级设计教育思想和实践领导平台。

DEAC 聚集了来自设计界内外领军人物,以及来自新加坡14所公立高等院校的学术人士。该委员会每季度召开一次会议,探讨如何提高设计教育质量,如何将设计融入新加坡教育体系。在第一个两年任期内,DEAC 为新加坡设计教育未来勾勒出了六大支柱“愿景”,并就如何实现这一目标提出了11条建议。

Low(左)自2020年起担任新加坡设计教育咨询委员会(DEAC)主席。在 DEAC 第一期报告发布会,Low 与委员会的两位成员 Ho Semun(新加坡纺织服饰商会首席执行官)和 Lee Tze Ming(STUCK Design 联合创始人)合影。Low Jue Ming 摄(Plus Collaboratives 供图)

这些建议包括鼓励对设计、通过设计和为设计开展更多研究。Low 在担任 DEAC 主席期间,以导师和评估员的身份全力支持 Dsg 的“优良设计研究”(GDR)计划。他说:“GDR 是一个非常好的倡议。我非常高兴看到许多团队踊跃参与,大家在交流中碰撞思想。”

设计长期以来被注入过多主观因素。要想让设计得到更多重视并实现良性发展,设计必须创造出一套属于自己的领域知识。

——刘昭槐先生

展望设计与教育的未来

DEAC 在第二个任期内详细阐述了设计教育的未来,对其他关键内容进行补充,将更多想法原型化,并计划在明年发布完整报告。Low 相信,这份报告激发更多灵感,为高等院校以及关注设计教育的人群提供新的发展方向。

Low 在帮助设计教育工作者应对未来之余,还努力推动将设计纳入普通教育体系。他说,过去五十年来,新加坡在为工业经济培养人才方面做得很好,但随着国家向创新驱动型方向转型,情况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他说:“虽然我们无法确定未来的工作会是什么样子,但我们清楚地知道,人们需要掌握更多基本能力和技能,学会培养创造性思维。学校是继续选择为填补特定需求而培养学科人才?还是培养学生能力,让学生把握住更多机会呢?”

Low 代表飞利浦设计在2017年新加坡设计周期间举行的“设计创新”(Innovation by Design)主题大会上发表演讲。他以“站在他们一方”(Get on Their Side)为题,指出设计师(问题解决者)需要站在最终用户(问题所有者)的角度,设计过程不能止于同理心。(Dsg 供图)

我们不仅要培养人们从事设计行业的能力,还要培养他们将设计作为一种创造性解决问题的能力。为此,必须改变教育形式。

——刘昭槐先生

他补充说,社会对创造力的理解也必须与时俱进。Low 将在即将举行的 Dsg 设计教育峰会上发表演讲,说明创造力不仅仅指拥有相关的认知技能,从根本上说,它还与某些行为特征有关,这些行为特征不仅适用于创意领域,也适用于我们的日常生活。

“过去,很多人都把创造力与一些边缘事物联系在一起。我母亲会形容我为‘古灵精怪’。”他举例说,“我喜欢从文化的角度来看待创造力,将其视为我们的日常所见。”

新加坡设计已准备好走向世界

今年7月,Low 结束了在飞利浦的工作,以独立顾问的身份开始了新的生活。他希望把自己在消费品和医疗保健设计方面的经验带到各种新项目甚至新领域中去。他还计划建立一个设计专家小组,打造一个讨论和对话的平台,以加深对设计学科的理解,碰撞思维,激发创新。

Low 指出:“设计日渐无处不在。因此,我们需要建立一个强大的知识和实践平台,为经济发展提供思想和实践指导。”

Low 认为,新加坡设计产业蓬勃发展,成果显著,我们在这个领域已经形成了独特见解。Low 的职业生涯横跨东西方,东方的工作速度和西方的思维深度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他认为,鉴于新加坡与东西方文化的特有联系,新加坡设计师可以在两者之间实现平衡。

“在设计领域,新加坡应该对自己更有信心,我们不再需要依靠其他国家。”他说,“我们可以向世界提供我们自己的发现,展示我们解决问题的方式。我们可以向世界提供截然不同的设计风格和设计哲学。”

在即将举行的 Dsg 设计教育峰会上,Low 将作为演讲人讨论创造力的本质以及智慧在创造力中的作用。Jonathan Tan 摄(Chronicler Photography 供图)

来源:新加坡设计理事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