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新加坡设计理事会20周年:STUCK Design为美好生活创造无限可能

如何更好地生活?如何才能更好地进行创造性思考?如何更好地实现创意?STUCK Design 从传统的工业设计出发,走进设计研究、设计教育和创意宣传,始终从人的视角寻找方法,努力做出积极贡献。

STUCK Design 联合创始人 Lee Tze Ming、Yong Jieyu 和 Donn Koh 在位于加冷的工作室中合影。Jonathan Tan 摄(Chronicler Photography 供图)

STUCK Design 是一家立足于工业设计的创意工作室,其网站上展示了大量时尚智能产品,例如 Morning 胶囊咖啡机以及用于定制咖啡的配套应用程序;微软的 Arc 触摸鼠标,这一款鼠标可以在平面和弧面两种配置之间切换,既便携又符合人体工程学;一系列带有可拆卸通风装置的呼吸面罩,该产品在2015年获得了总统设计奖(P*DA)的“年度设计”奖。

屡获殊荣的 AIR+ 智能口罩由 Innosparks(ST Engineering 的子公司)和 STUCK Design 联合设计。该产品于2015年上市销售,有多种尺寸可供选择,在新加坡雾霾天气期间大受欢迎。微型通风装置可防止热量、二氧化碳和湿气在口罩内积聚。2015 年 P*DA 评审委员会授予其 “年度设计”奖。在新加坡国家设计中心举办的“新加坡设计五十年”主题展览展出了这款产品。(STUCK Design 供图)

通过观察 STUCK Design 的产品、用户界面和品牌项目中有关设计研究的例子,我们可以发现工作室正在越来越多地接受传统工业设计实践之外的工作和活动。

促使这一转变的关键是改变人们生活的决心。无论是通过研究社区在场所、空间和服务方面的需要,还是通过在学校儿童中建立信赖,或是应对健康需求,这些举措都有助于实现这一改变。在 STUCK Design 联合创始人 Lee Tze Ming、Yong Jieyu 和 Donn Koh 看来,设计汇聚着无限机遇,为人们创造美好生活。

Morning Machine 胶囊咖啡机拥有独特形状和精确的咖啡冲泡控制,这使得人们在家自制咖啡时可以精准定制温度、压力和重量。(STUCK Design 供图)

探索中前进

他们三个人于2000年前后在新加坡国立大学(NUS)学习工业设计,曾为戴尔(Dell)工作,并参与为其 Inspiron 系列笔记本电脑和台式机开发设计语言,最终,他们于2010年共同成立了 STUCK Design。

Koh 解释说:“我们从 NUS 毕业后,曾在不同的地方工作或学习,几乎在同一时间回到新加坡。”例如,Yong 在新加坡设计奖学金(DesignSingapore Scholarship)的支持下,于2006年至2008年期间在埃因霍芬设计学院(Design Academy Eindhoven)攻读概念设计硕士。“当我收到来自戴尔的项目要求时,我认为与其他人一起探索会更有趣。这便是我们的起点,”Koh 说。

“STUCK”指的是创造过程的积极和消极方面。“受困于某一个问题其实也有很多好处,”Lee 说,“这时的你更容易想出一些有意思的点子,”他补充说。目前, STUCK Design 团队中有大约20人正在为海内外客户提供服务。虽然这些客户拥有广泛的背景,但其中许多人“与科技、医疗保健或一些社会要素有某种联系”,Lee 解释说。

社会要素看似与传统工业设计实践存在明显偏差,而这也揭示了设计研究在 STUCK Design 的服务领域中的重要性。“研究一直是产品开发的一部分,”Lee 说,“我们努力重新设计系统,打造空间方法或指导方针,以进一步推动产品开发。

在新冠疫情期间,STUCK Design 开发了 X-Hood 供新加坡一家医院在转运病人时使用。X-Hood 是 STUCK Design 根据“Open-COVID License”免费提供的应对疫情的系列设计之一。Jonathan Tan 摄(Chronicler Photography 供图)

我们的口号是打造人们喜爱的产品。我们除了关注美学,还一直在探寻是什么促使产品实现充分利用,并让人们与产品建立情感联系。这种情感联系能从产品自身延伸到界面和体验。空间恰好诠释了这一点

——Lee Tze Ming

扩展设计研究领域

STUCK Design 曾受新加坡设计理事会(Dsg)委托,在2016年开展了一个项目。此时,对于 STUCK Design 来说,超越产品领域的设计研究真正开始起步。Yong 回忆说,当时Dsg正在推动在城市规划中融入以人为本的设计思维。STUCK Design 受邀进行了一项“设计民族志研究”,以帮助人们更好地了解即将建成的榜鹅数码园区及其生活、工作和娱乐方式。该园区不仅聚集了大量数码公司,还汇聚了许多高校。

STUCK Design 就数码行业从业人员的工作、生活方式和空间偏好,以及对榜鹅的看法(包括对该地区绿色特征的积极评价)进行了一系列深入研究,并将研究成果提交给该项目的领导小组审议。

从那时起,工作室就开始为从幼儿园、医院到疗养院的各种项目开展研究。“现在,越来越多的建筑项目重视以人为本,”Yong 说,“我们协助设计思考过程,在空间或建筑设计开始前与利益相关方进行实地交流。我们帮客户制定更加体现以人为本的设计概要,供建筑师执行。”

他补充说,STUCK Design 越来越多地与建筑师携手,争取在设计进程早期阶段就将设计概要转化为现实。这一努力完全符合他们三人希望研究产生实际影响的愿望。

我们在创立 STUCK Design 时,从未想过会与建筑环境领域伙伴合作。而事实上,现在有一家疗养院即将完工。这让我们感到不可思议,同时也说明了设计正在如何变革。设计的“镜头”正在逐步转到人的身上。

——Donn Koh

让生活更加更好

STUCK Design 与建筑设计工作室 FARM 合作,为一家位于西海岸连道(West Coast Link)的新疗养院提供设计。据悉,该疗养院由新加坡卫生部控股公司(MOH Holdings)开发,计划采用新型护理模式。在该项目中,STUCK Design 首先考虑了疗养院老人的自尊心和个人能动性。STUCK Design 通过研究,提出了多种策略,更加强调以人为本,打造更像家的疗养院。

“举一个典型的例子:人们在疗养院里,通常无法选择洗澡的时间。试想一下,如果你摔了一跤,然后就被迫离开家,安置到养老院,突然之间,只能在早上洗澡。这种变化可能非常突然且影响很大。我们从这个案例中获得启发,开始思考如何提供选择,”Yong 解释道,“机构做出了承诺,而且我们还可以直接看到研究带来的影响和变化,我认为这个项目非常有意义。”

STUCK Design 为西海岸连道疗养院制定的设计研究洞察轮式图。(STUCK Design 供图)

建筑师从一开始便参与跟进我们的研究工作,甚至与我们一起进行访谈。随后,研究人员和设计师与建筑师组队,共同进行创作。这样,我们就可以利用第一手资料将研究转化为设计。这对设计的最终转化具有重大意义。

——Yong Jieyu

为了进一步关注老年人的生活质量,Yong 在 Dsg “优良设计研究”(GDR)倡议的支持下,于2021年开展了一项名为“Age Together”的设计研究项目。研究提出通过辅助生活设施帮助老人实现“幸福晚年”的建议——老人们在必要时可通过各种方式轻松寻求帮助。例如,通过一扇虚掩门实现视线观察;通过内外墙配备窗台式窗户鼓励交谈等。

“Age Together”研究成果与实物原型于2022年在新加坡国家设计中心展出。Matthew Wong 摄(STUCK Design 供图)

团队最近完成了亚历山德拉医院新园区的研究项目。Yong 说:“事实上,工作室还未实现在医疗规划等领域的深度开拓,而这样的客户却选择了我们。我认为,他们正在寻找一种全新视角,来审视如何重建空间并重新将场所与人联系起来。”

STUCK Design 为儿童早期发展机构编写了一本手册,基于研究提出了关于重新构想新加坡未来学前学习环境的看法。(STUCK Design 供图)

STUCK Design 帮助儿童早期发展机构(ECDA)调查了如何为新加坡大多数设在住宅区底层空地上的公立幼儿园创造更好的学习环境。STUCK Design 与本土建筑事务所 Freight Architects 和日本的手塚建筑事务所(Tezuka Architects)合作,深入探讨儿童如何在游戏中学习进行,并将一些想法转化为原型。

在不同的幼儿园打造了一系列实地原型,表明学习体验不必局限于幼儿园教室内部。Matthew Wong 摄(STUCK Design 供图)

着眼创意未来

Koh 和 Lee 目前正在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工业设计,但工作室在教育领域的活动远不止于此。为了扩大影响力,STUCK Design 成为了Dsg “通过设计学习”(Learning by Design)项目的合作伙伴。该项目旨在培养从小学到大学前阶段学生的创造性解决问题的能力。

此前,STUCK Design 便积极与学校开展合作,培养学生的设计思维。Lee 解释说:“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帮助学生换位思考的好机会,让他们看到设计可以如何帮助他们,让他们明白并非只有创意人才才能有创造力。”

Lee 自2020年起担任新加坡设计教育咨询委员会(DEAC)成员。该委员会由 Dsg 发起,是新加坡首个国家级设计教育思想和实践领导平台。DEAC 旨在塑造设计教育的质量,并将设计融入国家教育体系,培养具备创造性思维技能的劳动力队伍,以满足经济发展需求。

Lee 在2022年于新加坡国家设计中心举行的 DEAC 第一期报告发布会上。Low Jue Ming 摄(Plus Collaboratives 供图)

近期,在由 Dsg 举办的设计教育峰会上,Koh 向教育工作者介绍了一系列鼓励创意的新兴数字化流程。他介绍了由 STUCK Design 团队开发并自行使用的人工智能草图绘制工具,现在正准备将这一套工具引进校园。

Koh 开发 Hypersketch 的目的恰如其名——“满足设计师在创作过程中仍然希望把笔放在纸上的需求”。设计师在勾画灵感核心时,往往会在创作室的墙壁上留下数十或数百张便利贴。“当你有了想法之后,可以借助其他数字工具认真动笔。但此前的探索性勾画却只能一闪而过,无法复制。为了填补这一空白,Hypersketch 作为首个草图绘制应用程序应运而生。你可以仅仅画半张草图或涂鸦,然后按下按钮,便能模拟出50位设计师在房间里绘制草图并提出建议的效果。”

由 Koh 开发的 Hypersketch AI 应用程序可将简单的草图转化为探索性的效果图。Jonathan Tan 摄(Chronicler Photography 供图)

现在,Hypersketch 经过 Koh 开发升级,已经可以用多种不同的图像格式诠释创意。例如,同一张曲线草图可用于生成产品或空间插图。“它不是直接给出答案。它只是询问‘你考虑过这个问题吗?’然后你可以开始编辑和修改输出结果,将其反馈回去,让应用程序生成一个更完善的想法,”他解释说,“必要时,你必须问自己‘这个东西在现实中这会成为什么呢?’然后在三维软件中构建它,真正研究它,利用它的约束条件,让它成为现实。”

为了维系人工智能与人类的正常关系,我们必须协作产出。人工智能的产出可能是好的,也可能是坏的,或者是不完整的。即使它非常好,也不具备竞争力,因为你的朋友或邻居也能按下按钮,生成同样的东西。因此,这就涉及到我们反复讨论的话题——协作引导产出,形成特质。

——Donn Koh

虽然 Hypersketch 还处于测试阶段,但 Koh 仍鼓励他的工业设计专业学生去探索更多可能性。例如,一名学生在进行关于居民如何使用组屋空置平台的设计研究时,生成了具有各种特征的虚构空置平台空间,帮助她提示和记录用户偏好。Koh 本人也曾使用这一工具制作快速可视化图表,以便与客户交流讨论。

这样一个工具能为学生和未来的设计师创造多少想象空间?我们难以细说无限的可能,但毫无疑问的是,我们更加坚信,任何人都可以参与创意过程,不会在寻找创意时感到“stuck”(陷入困惑)。

由 STUCK Deign 开发的教育玩具 Peekabook,目前正在新加坡国家设计中心“可能性的园地”(Playground of Possibilities)主题展览展出。Peekabook 结合了环形阅读器和互动式 iPad 应用程序,可以激活数字故事书中的隐藏元素。Matthew Wong 摄(STUCK Design 供图)

来源:新加坡设计理事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